说戒烟,你比得过他吗


       说戒烟,我看到过一个典型中的典型烟民,我的朋友老黄,他之所以够得称“典中典”,好几次从早上到深夜跟他在一起,我没见到他手中的烟熄灭过,没有重新点过火,就是前一支接着后一支狠抽,一支烟不到几分钟就到了尽头。“海量呀。”

       老黄是个机关资料员,常常要应付资料写,往往又笔耕到深夜,思路受阻、笔尖发涩时,烟一点燃,好像什么都畅通了,笔头也滑了似的。久而久之烟离不开他。我们第一次认识时就让他给乐坏了,他的嘴唇和手指头都给长年累月的烟熏的,泛出一层焦黄色,他注意到我在看他,半自我介绍半解嘲说:“我姓黄,手指黄,嘴黄,脸也黄,好认,大家都唤我老黄。”我忍不住笑着说;‘够黄的。“前不久有位朋友来访谈到老黄退休了,又在戒烟呢。我说:”好事啊!“可这朋友模仿着老黄的口吻说:”我什么都被剥夺完了,连我这~生呛一的爱好。医生都说了,我不沾酒,不沾茶,不沾赌,什么都不沾,现在烟也不吸了,不如不活好。“说着大家都笑起来。

       其实老黄戒烟已不是新鲜事,已经有很多次了。每次都是信誓旦旦的,却依然”云里雾里“,内里当然有很多的故事―-头一回是因为烟蒂将他苦心经营了好几天的稿子付之一炬,让他给顶头上司没少骂~顿;那时他年轻着,发誓从此不吸烟。誓言是这么发了,可近年关,单位刚好分了几盒那时算是好烟的飞马牌香烟,见到了口水便翻腾起来,马上折一盒,”吸吧,吸了再说。“誓言还热着呢,不管,吸!

       一次是他谈恋爱。人家姑娘第一次会面,年轻英俊的老黄本来给她的印象很好。可这~次见面,老黄的烟一根接着一根地吸,而且猛吸。原来他有个本能,越激动越吸烟。吸烟是他表达对人对事的情感的外部延伸。就这样,姑娘无法忍受了,腰一扭走人。过后,姑娘对介绍人说:”他不怕被熏死我怕,我怎么能跟这样的一个人生活在一起呢。“话传到老黄那,他感到吸烟实在可耻,便宣布”戒烟“,高呼:”不戒烟不娶老婆卜’可不到几个小时,他便把口号忘得一干二净了。他解释说:“这也是烟缘啊!”吸!

      老黄就这么戒烟,戒了又死灰复燃。到北京开会,在候机大厅吸烟,一位工作人员冲过来将他教

       育一顿;在两个多小时的飞机上他悄悄地拿出香烟,正要往嘴里塞,乘务员过来又将他教育了一顿;好不容易抽空到他心仪已久的故宫参观,他不目觉地吸起烟来,却被罚了款,还要将他身上的烟没收……他当即表示坚决戒掉这烟。还有好多次,他咳得厉害,喉也不让他接受烟了。他下狠决心要-.---―?―-,----戒烟。不吸烟的日子,他也不咳了,喉也没有了炎症,可他又吸起了烟。

       前些天又看到方成先生好多年前的一组漫画:一老兄顿足捶胸,大下决心一定要把吸烟的恶习戒掉。于是狠狠地将烟卷从窗口往楼下扔去,可还来不及想,此公又十万火急向楼下冲,到了楼下刚好接住了从楼上扔下来的烟卷。看这漫画我一下子想到了老黄。它简直就是为老黄而画的。当然,漫画是夸张的,我们也知道戒烟有多难,但我由衷地希望老黄这次戒烟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