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主要是看能否战胜自己

做人往往难以自已。比如戒烟,能不能戒掉与别人关系不大,主要是看能否战胜自己。

       年初,得了流感,一连几日不想吸烟。“趁此机会干脆把它戒了。”我心里这样想,但还没有勇气说出口来。戒烟,对我这个嗜烟如命的人来说,谈何容易?

       我想起了当年学会吸烟的岁月。上世纪60年代初,我支边到宁夏。 在很冷的冬天, 我与当地的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 当时正是困难时期,白天吃不饱,晚上睡不着,与我同住一屋的老乡对我说:“给你卷支烟抽吧, 或许会好一些。”他娴熟地裁下一条两指宽的纸,在炕边的筐子里抓了一小撮烟叶放在纸条里,用手一转,即刻卷成了一支烟,递了过来, 就这样我吸上了第一支香烟。 大概因为平时与吸烟的人常在一起, 尼古丁似乎早已悄悄地进入我的肌体,所以我不觉苦涩,倒有一股清香的感觉。 从此,在一个既陌生又寂寞的地方, 香烟成了我的朋友, 为我解闷, 伴我写作,陪我度过了大半人生。

       这中间,出于健康和经济上的原因也戒过几次,都是半途而废,而且越戒,烟瘾越重。 医生劝我香烟最好不吸,可我就是做不到。 一天不吃饭可以, 一时不抽烟不行。 上班时,人还未进门,同事们就知道我来了,因为他们先闻到了我的烟味,整个人简直是一支大香烟。 我常自叹:“我的人生像一支烟,自吸自焚,直到烧尽飘散。 ”

    如果我不想吸烟了,那就是真的病了。 这一次,老伴似乎有所察觉, 她的性格从不拐弯抹角, 总是直奔主题,问我:“几天不吸烟了? ” 我吞吞吐吐地说:“六天了, 我想……”老伴接上说:“这是个机会,下决心戒吧。”小时候我钓过黄鳝。 这时, 我感觉自己好比刚刚钻出洞口就被钳住的一条黄鳝,再也缩不回去了。 老伴受我的影响,也曾吸过烟。 后来她下决心戒了。 这一戒,为她也为我,我知道我也该到与香烟“拜拜”的时候了。

       我戒烟的消息很快传开,子女们纷纷登门探望。老二还煞有其事地握着我的手说:“老爸,祝你戒烟成功。 ”这使我感到一阵尴尬。 说实在的,我还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到底能否戒掉并没有把握。 看来老伴与子女们已统一了思想,态度十分坚决,没得商量,就是要我戒掉。

       后来这个消息在我的朋友圈里也传开了, 引起了一阵波澜。支持的人说:“戒了好, 有利于健康。”反对的人说:

       “介大的年纪还戒骨头,弄勿好要戒出毛病来的。 ”还有死不相信的,说我能把烟戒掉,除非如何如何。 说什么话的都有,但有一条是一致的,过年后再没有人给我送过香烟,断了我的“粮草”. 其实,朋友们在内心还是支持我戒烟的,不过也很矛盾,怕我当了他们戒烟的榜样。

       随着病情的好转,烟瘾不可避免地上来了,几天不吸,显得十分饥渴,尤其是在早上、饭后和睡前更是难忍。 我的手时不时地伸到口袋里去, 摸到的不是烟而是糖。 同事们也很关心,买来话梅、瓜子、年糕干等闲食,放在我抽屉里。

    有的烟友看着我难受,提上烟来,让我抽一根,说要戒也得慢慢来。 这是对我的考验,抽上一支就会有第二支,我咬咬牙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