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一位华人的戒烟经历:当个烟民好辛苦

      吸烟有害健康!   

       美国是个对吸烟有诸多限制的国家。作客斯邦,烟民好辛苦。
       鄙人的烟龄己近乎半个世纪。虽心里明白吸烟于健康有害,然戒亦难矣!此次赴美探亲,一听说要坐十六七个钟头飞机,不准吸烟,心里便犯了难。一上飞机。只好吞服事先预备好的安定片,“梦见周公”去了,连跨越大洋也毫不觉得。

       一觉醒来,已落脚奥里尔非尔德国际机场了。真是谢天谢地!两片安定片,竟使我兔除了“饿烟”之苦。

       步出机场,当务之急首推过过烟瘾。尽管大街上雪花飞舞,冷得令人发抖,可我却有获得解放似的感觉,恍若神仙,感到分外的轻松。美国人看见我,向我打手势,叫我进街边的亭子里避风雪,我报以微笑谢绝了。因为在此刻,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要比吸烟更为诱人的了。

       儿子和媳妇在我未动身赴美之前曾来信说,他们租赁公寓时,曾在协议书上签字:不吸烟。并以同情的口吻说:“这下可辛苦爸爸了。”我想,美国佬也未免太爱管闲事了,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抽烟,难道还要递个申请、告诉你不行?可是当我到了几子的住处一看,其住房系双层结构―内层是木板结构,外层是泥砖结构,整个屋子是属封闭型的。要是在屋子里吸烟,烟味无法排出,充盈其间,确也令人生厌;况且地面铺着地毡,实在也容易发生火灾。究竟哪里才可以抽烟呢?我在思量。媳妇说楼梯口、过道都可以抽。我想公寓的入口处平日是“门虽设而紧锁”,在异国他乡,好歹也要活出中国人的模样,别让老美说三道四,另眼相看。最后,我给自己一个约束:要抽烟就得“劳其筋骨”.

       芝加哥的冬天很漫长。下雪天在屋外呆个10来分钟,也够你难受的了。可是为了吸烟,就得付出代价,忍受那冷得刺骨的冰雪之寒。站在冰天雪地里,自己仿佛觉得像个被逐出家门的“叫化子”,可怜巴巴的。

       一天之内,我要出入十趟八趟,老伴说,何苦呢?儿子说,他工厂里的烟民一到休息时间,便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跑到工厂门外的围墙边,猛吸猛吸,不禁使人联想到监狱放风的情景来。说得我暗暗地笑了起来。

      平日,我们一家子到商场购物,我不是“迟到”便是“早退”,为的是抽支烟过把瘾。站在商店门口角落的烟民,不论肤色,无分性别,彼此相视而嘻,虽一脸无奈,然亦“乐在其中”矣!出外旅游住旅店,我破题儿第一遭看见,有的旅店客房也分类:一类是不准吸烟的,一类是允许吸烟的。以此等标准分类,这是咱们在国内所无法见到的。也许这是我在美国看到的对烟民的“合法地位”的唯一尊重了。

       原来我准备了半年左右的“烟粮”,可是由于儿子一再挽留,要我多住二个月,因此便濒临“断烟”之灾了。在美国,别说中国烟买不到,就是“三个五”也不多见,有的都是呛人的“万宝路”一类,而且价格要比国内昂贵得多,每包约2.7美元左右。

       一个月下来,仅烟钱差不多等于伙食费,盘算盘算,心里实在也不好受。

       当个烟民真的好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