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吸烟到上瘾都是英雄主义在作怪

 通过吸一支烟(吞食一定量的尼古丁),肌体加速了自身的死亡,这看起来似乎比忍受焦虑带来的不适感更加有害于身体。但是它加速的是自己的死亡,它用一种属于自己的死亡方式代替了原本完全不受自我控制的进程。

       所以,用香烟来解除焦虑可以理解为:宁愿以确定的方式去死,也不愿意以不可忍受的方式活着。从这一点来看,虽然香烟既没有营养又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吸烟却是一种英雄主义的行为。在某些时候,给自己制造更多的不适感胜于被动地忍受较少的不适;迎接自己选择的死亡好过承担完全不受自我控制的生命。比战争更可怕的就是失去自由。

       在不同时间、不同环境下,香烟可能会起到不同的作用。有时候它可能被用来分散一个人的注意力,转移他对某件事情过分的关注;有时候它使人放松、给人梦想的能力,可能显得更有价值;还有些时候,它可能会为主人创造出一种卓越的思想。

       在战争中,香烟卓越的价值在于它与自然欲望的满足毫无关系,吸烟完全是出于文化方面的需要。吸烟并不能有助于生存,有时它甚至对战士是一种危险——香烟的踪迹会向敌人暴露目标:他决定吸最后一支烟.因为一旦黑夜来临,要对敌人保持隐蔽就决对不能吸烟了。

       香烟也有激励的作用,使人思维敏捷,        刺激他去行动.....在电影中,人物的思考常常通过点燃一支香烟来表现...点燃一支烟仿佛打开了一个做出决定的计时器,显示出它的主人已经做了足够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