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烟已成为一个相当大的人群的习惯

香烟这是人们已经谈论了至少500多年的话题。在当今世界,它仍然是社会学领域一个时髦而沉重的话题。人类自身有诸多弱点,追求刺激的本能便是其中之一,相当一些人经不起香烟、美女、兴奋剂等的诱惑,便是证据。
      科学进步至今天,人们对于香烟这一特殊消费品的认识不能说已经全面、深刻了.而且一系列的矛盾并未得到缓解:一方面科学界早已一而再再而三地大声疾呼,吸烟正在毒化我们的社会,不仅污染了物质的环境和精神的世界,而且导致的悲剧在世界各地时有发生;不仅有害身体健康,而且由此造成的国力损失(包括对国民的体质损害、由此而引发的各种疾病的医药费开支增加以及人口死亡,还有大量土地资源的消耗等等)正在逐步加重......另一方面,在绝大多数国家,烟民的队伍却在不断扩大,香烟的生产规模和国家的税收在不断增加。
      吸烟无益,但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世界第一女记者法拉奇,一位富有激情和斗志的士性,她写作时每天要抽60支烟,使自己一直处于亢奋之中,她的作品既具华彩而又魅力无穷。梁实秋,中国现代的散文大家,天涯羁旅、留学在外时开始吸烟,一发不可收拾,其烟龄有几十个春秋之长。丘吉尔.91岁的生命历程坎坷曲折,这位二战期间叱咤风云、力挽暮气已沉的大英帝国的首相,手夹雪茄、满目沉思的形象已经定格在世人的记忆中。朱自清曾将抽烟概括为游戏三味,足见它可以领你走到顶远的地方去的意韵所在。
      黄昏时分,很多奔波一天的男士回到家中,总要点燃一支香烟,轻松一下。深夜,万簌无声之际,伏案疾书的文人更喜欢点燃一支烟,沉思遐想,吞云吐雾后精神倍增,灵感突至。忧烦不快之日,衔一支香烟,借袅袅的烟雾吐出心中的郁闷之气,倒也觉得畅快顺和了许多。闲暇、无聊之时,吸着香烟与人悠然攀谈,惬意中似乎还有几分洒脱。于是乎,上至达官贵人,下到平民百姓,都不乏钟爱者。更有不谙世事、盲目效颦的少年,主动地成群地加入到了瘾君子的行列。
      在当今世界各国,吸烟已成为一个相当大的人群的习惯,成为一种势力,习惯势力是一种可怕的势力……
      不仅如此,香烟的进出口还往往成为某国或地区对外贸易的重要内容,而且大多数国家烟民吸烟的方式和由此而引发的问题差别不大,这又使吸烟这种简单的行为带上了强烈的社会色彩和国际色彩。
      宇宙在不间歇的运动中,人类文明的历史脚步一刻也没有停止。面对一个个矛盾和困惑,需要我们深思,需要我们解决,人类就是在不断解决矛盾和困惑中进步的。但是,要在全社会做到戒烟直到禁烟,这个看似简单而实非易事的问题又怎样解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