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美国心脏协会主席——戒烟的动力

遗憾的是,为戒烟所作的许多努力,往往可以遇到以下两个方面的阻力:一个是在几乎各个文化阶层吸烟都十分流行;另一个是巧妙的广告宣传也在极力巩固吸烟的习惯。

      原美国心脏协会主席—波士顿的斯普拉古博士,有一次与某医学院院长共进午餐,这位院长习惯于一支接一支地不断吸烟,因而在他们进餐的过程中,周围环境里的烟雾越来越浓。斯普拉古博士问这位院长,为什么在公布了关于吸烟害处的一系列证据的今天,还要如此严重地不间断地吸下去,而且吸得还那么津津有味。这位院长望着自己手里拿着的香烟,不好意思地微笑着说: “我不能给你一个满意的回答,我自己也知道吸烟是一种不清洁的、危险的且又费钱的习惯,而且不管怎么说也是一种有害的东西,然而我就是喜欢吸!”

      这位院长正像其他许多吸烟的人一样,总是相信灾难不会降临到他的头上。他文过饰非地说: “你看,并不是每个吸烟的人都会死于心脏病、癌症、肺气肿或气管炎,所以灾难不一定就会落在我头上!还是可怜可怜别人去吧。”

      斯普拉古博士在其医疗实践中,却把患者戒烟的愿望是否迫切和真诚,看作是他们想摆脱冠心病缠绕的决心大小的一个指标。他发现,确实已经戒烟的患者,体重减轻了,运动量增加了,很快就能加入到康复者的行列中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一旦戒烟,由于烟草的烟作用于心、肺、血管而引起的对健康的危害,大部分都会很快减弱。戒烟的时间越长,发病的危险性越小,而且在几年之后就接近于完全没有吸过烟的患者的发病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