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戒烟与科学戒烟

世界范围的烟草消费已有数百年的历史。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人类不但生产和创造出了众多形式的烟草制品,也使烟草制品的品质不断提高;同时、人们开始对烟草及其制品进行科学的研究— 研究烟草的种植、新品种的选育、研究烟草的化学成分,二 所有这些,都使人们对烟草及其制品的认识不断深入。

  目前,对烟草的研究正逐渐从烟草本身的研究转向烟草与消费者健康关系的研究。由于吸烟是一种嗜好而非生存的必要,加之吸烟对吸烟者和不吸烟者可能产生的一些不良影响 因此,吸烟被公认为是一种不良嗜好;而对烟气中存在的一些对健康产生影响的成分的研究,结合吸烟与某些疾病相关性的研究和一些流行病学研究,“吸烟有害健康”这一结论,为人们所普遍接受。从50年代起,由于认识到 “吸烟有害健康”.反吸烟的呼声开始在医疗界、卫生界响起。吸烟对健康的影响,引起了公众广泛的关注。同时,也引起了烟草界的高度重视。从60年代起,国际烟草界就开始投入资金进行吸烟对健康影响的研究,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方面投入的资金越来越大。在研究吸烟与人体生理和心理健康相关性的同时,烟草行业对卷烟制品进行了许多重大的改进,先是滤嘴卷烟的生产,而后是低焦油卷烟的开发和生产,这其中使用了许多新的技术成果和新材料,如滤材、复合滤材、高透气盘纸、烟草薄片、膨胀烟丝、打孔稀释技术、有益物质的添加等。

  新技术、新材料的采用,一方面使卷烟的吸食口度降低,从而使卷烟吸食的安全性得到显着提高随着反吸烟运动的日益高涨,对吸烟与健康关系的认识和评判,出现了许多带有主观情绪的偏激的观点,即人为地夸大吸烟对人休健康的危害性,并将其绝对化。换言之,即吸烟有百害而无一利,将吸烟喻为20世纪的 “瘟疫叹 ”尽快加以消灭,而面对这一切绝对化的吸烟有害健康论和一些不客观的提法和做法,许多医疗卫生界和烟草界的科学研究人员,本着客观的认识和了解吸烟对人体生理和心理的影响,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在客观地研究吸烟对人体生理产生不良影响的同时,对其危害程度逐步有了较客观的评判,许多结论已不仅仅停留在 “吸烟有害健康”这一笼统评判的水平上,研究认为,吸烟与呼吸道疾病、肺癌、局部缺血性心脏病、主动脉瘤、外周血管疾病等有相关性;但同时也发现,吸烟对子宫内膜癌、结肠溃疡、震颤性疾病、妊娠中毒性贫血和骨质疏松症有一定缓解或保护作用由于吸烟对人体生理及心理的良性影响的客观存在,使研究人员无法回避地发现了吸烟对帕金森综合症等多种疾病有缓解作用,吸烟对记忆力的增加、注意力的集中有正性影响;同时,烟气巾尼古丁的双相调节作用使得吸烟可对人的心理及情绪产生奇妙的调节作用,即人在w绪低落、精神疲倦的时候,吸烟可激活神经,使精神焕发。

  而当人在清绪激动、焦躁紧张时,吸烟又可起到一种相反的调节作用。即抑制神经。达到平和情绪、缓和紧张的效果。吸烟巳成为一种极好的精神调节方式对吸烟的危害性及其对健康存在的正面效应,我们既不能视而不见,也不能不客观地夸大。科学、客观是我们应该始终坚持的态度,这也是对公众健康负责的态度。吸烟或是戒烟都要根据吸烟者个体的具体情况来定口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观点是,吸烟要文明一戒烟要科学,吸烟者要适度,不官吸烟者要戒除。

    我们所说的文明吸烟,就是指吸烟者应在对他人不产生感官和心理影啊的前提下吸烟。吸烟呼出的烟气及烟支燃烧时的侧流烟气。在一定空间形成环境烟气,过去有人对环境烟气或是被动吸烟的危害主观地夸大,认为在一定环境中被动吸烟比主动吸烟的危害性要大得多。这种认识是十分错误的。因为环境烟气的浓度与主流烟气相比,在万分之一的数量级,环境烟气已被空气高度稀释,对人体生理的作用不可能与主动吸烟相提并论。但环境烟气对不吸烟者来说,其心理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环填烟气所产生的气味,可引起对方嗅觉的不适刺激,这种感观上的不适感,会进一步发展为心理上的不适感。因此,吸烟者应注意避免引起他人的生理和心理的不适感,要注意吸烟的文明性 具体地说,就是在公共场所不宜吸烟,在人员集中的地方不宜吸烟,在与他人处于特定空间时,应在征得其同意的前提下吸烟。不注意吸烟的文明性,必然使人们对吸烟的厌恶感加重。使吸烟为更多的人所不认同。从某种意义上说,不文明吸烟对公众心理的危害,将超出对其生理的不良影响 因此,倡导文明吸烟是全社会的要求,也是烟草业生存和发展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