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关于戒烟的故事

一则关于戒烟的故事



       戒烟似乎是每一个烟民都可能遇上的问题,也是很多烟民无法做到的事。对于早已上瘾的有多年抽烟史的人来说,戒烟是一种痛苦,一种让神经窒息的痛苦,奇怪的是我老爹似乎是一个例外。

       其实,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有学会抽烟。我的一位老同学就是这样的人,他今年40多岁了,当一家公司的总经理,插队时就抽过烟,眼下时常应酬也会抽一两支,但永远没有瘾,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好烟,什么是劣烟。

      有的人有滋有味的抽了一辈子烟,一旦说戒,也戒得彻底,我老爹即是。他年轻时抽烟,一直抽到60多岁了,由于经济窘迫,且烟瘾极大,一日需两包,抽的都是 2角多钱的劣烟。那年大病一场,遵医嘱,一下子戒烟,至今9年过去,可谓一根不沾。看他戒得那样轻而易举,实在令人困惑也令人佩服。

      我也是因病戒烟,和老爹同出一辙。我绝不反对抽烟,也断断不反对戒烟,归根到底是不愿和自己过不去。我想这是听从身体的决定而这样做的。

      插队的那些年,曾戒了两回,都因挡不住烟的诱惑。确切地说是身体呼唤着烟,重新抽上的。那场大病,戒了两年,病稍好时,一回朋友聚会,讨得一支,含在嘴里,一吸,立刻觉得恶心,想吐,于是扔了那支吸了一口的烟,明白自己的身体从此与烟失缘。如今,偶尔还会抽上一两支烟,却是一点瘾也没有,且倍觉索然无味。这一切,都是身体这个 “上帝”使欲望这个 “臣民”忠贞不二地服从的结果。

       我想,我们作为俗人,几乎是不能悖逆我们的身体的。据说,有人亦病,亦被医生忠告:戒烟,亦决心戒烟。然而。那身体因烟的侵入已成为一种必需,一旦戒烟,失去平衡,病反而更重,只得再抽,虽然没有从前的量大,却必不可少。据说,前英国首相丘吉尔爱喝酒,到晚年也从不节制,烟抽得更凶,雪茄几乎是不离嘴的。显然,他的许多习惯和做法与人的养身之道是相违背的。然而,他不仅活到80多岁,而且康健。于是,这些年医学界已对作古多年的丘吉尔大感兴趣,把他的健康长寿作为一个谜探索。

       我们的身体实在是一个奇迹,是个难解的奥秘。我们活着,固然不唯为它活着。但我们又必得依靠它而活着。顺从它,或许是健康长寿的“道”,这或许是遵循自然的一种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