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故事之父亲戒烟那点事

吾父十七岁开始吸烟,吸的是手卷纸烟,平均每天半至一两,大约四十五岁起有慢性咳嗽、吐痰、严重失眠、消化不良,饭后饱胀、大便稀烂日2-3次。

      他10年到广西探亲,住我处,发现父慢性气管炎、肺气肿已明显加重,夜间咳嗽频频,床边痰迹斑斑,上五层楼气喘嘘嘘,尤其一到冬季,气候寒冷,度日更是艰难,慢性支气管炎发作更频,虽经多方治疗,什么抗生素都用过,再好的咳嗽祛痰药也服过,甚难见效。父埋怨这个当“大医生”的儿子没出息,说:“你当了廿余年内科医生,连咳嗽、气喘这点小毛病都治不好,还当什么内科主任给别人治大病?”我当然很受委屈又有口难辩,只好也用不客气的口吻回答说:根除你的慢性咳嗽、气喘病,唯一的也是最好的“仙药”,就是戒烟,你把烟戒掉,保证不全好,起码也会明显减轻症状或者减少发作。如果烟瘾度日艰难,你就吃点营养补品。

       当初并不相信自己的劝告会起作用,因为经验告诉我,这种忠言劝告,对一个烟瘾很大的病号作用甚微,当然也有一部分病人把医生的忠告,当作对自己健康最大的关怀,给予最大信赖而戒掉烟的。但对父亲的忠言是否能起作用,倒未寄于太大的希望。可是出乎意料之外,两个月后父回老家,把劝告当“令箭”,真把烟戒掉了。

       去年回老家探亲,发现父亲已不咳嗽、吐痰、气喘,而且夜间睡眠也很好,胃口也不错,腹胀也消失了,大便每天一次,红光满面,精神焕发,谈笑风生,人也胖了,不像以前瘦骨粼粼。我好奇地问他;“你到底服了什么灵丹妙药,把咳嗽、气喘病治好了。”目的是想从他身上获取什么“祖传秘方”,他却郑重其事地说了两条经验:一条是戒烟;另一条是每晚吃两三次点心花生糊。

       今年调回厦门工作,父兴致勃勃地于晚饭后,和我们一起去登五老峰,当时我们住在五老峰山脚下的东村,父率先爬上顶峰,比大儿媳还快,我们还在半山腰歇息一会,下来时我风趣地对其说:“要不是你戒了烟,今天肯定爬不到半山腰。”他心悦诚服地承认戒烟给他健康带来很大好处。因此,他现在一遇到亲朋好友吸烟,总是滔滔不绝地介绍自己的戒烟体会,热情洋溢地宣传戒烟的好处。

       其实吸烟只是一种习惯,当然一个人一旦养成习惯,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习惯,只要在大脑皮层建立了“条件反射”,要把它从大脑中抹掉这一兴奋灶是很不容易的,但只要有决心和毅力也并不太难。有一位中学教师,看到学生吸烟,感到自己没起榜样作用,他在课堂上当着全班学生说:“从今天起我宣布戒烟,希望同学也不要吸烟”。别的老师却说这位老师说话太轻率、欠考虑!万一戒不掉,以后在学生面前还有什么威信。而这位老师正因为在学生面前许下诺言,才产生强烈的责任感和决心,完全彻底地把烟戒了。